第六章 暗潮涌动
作者:童氏家族      更新:2016-11-15 09:02      字数:3346
    一身灰白着装的朝暮走在街市之上,身后的银枪也被分开成两节,放在包裹之内。

    原本就非本地人的他,此刻更是没人能认得出来,除了那凌厉的气势,看似只是个寻常百姓。

    “就是这里。”朝暮扫视一眼周围,随后步入一处酒楼。

    “哎呦,客官!您几位啊!”看到进来的朝暮,一个小伙子马上笑盈盈的迎过来。

    虽然只有朝暮一人,可许多情况下,是经常有一人先来预定其他人的座位,所以这店伙计才如此询问。

    “找人。”朝暮随意说道。随后便走向店后院的客房。

    店伙计一笑,没再多说什么,连忙去招待其他客人。

    很快,朝暮便来到酒店后方的一处走廊,直接推开一道房门,显然,之前他早已来过这地方,所以熟悉的很。

    吱呀——

    随着一道推开房门的声音,只见屋内,坐着一个一袭白色锦衣的少年,其身侧,站着两个穿着朴实的随从。

    “师祖!”少年见到朝暮,陡然两眼放光,欣喜的说道。

    虽然这少年二十岁左右,看起来跟朝暮的年纪差距也不会超过二十岁,可练气者如果自身境界够高,是可以减缓容颜衰老的,一些达到身体极限的练气者,甚至可以做到容颜定格,更甚者,外表可以逐渐显得年轻。

    这朝暮虽然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年龄,但身为豪雄榜强者,就算自身的年龄超过一百,也不奇怪,依然可以将外表很好的保养。而且,师傅,并不一定比徒弟年纪大!师祖,不过是个辈分。

    “前辈。”两个随从一齐对着朝暮拱手道。

    “不敢当。”朝暮也是一拱手,笑着说,:“当年也不过是略微指教了令尊。”随后又看了一眼两个仆从,友好的笑了笑。

    “哈哈哈,师祖真是谦虚,没有师祖,怕是没有我父亲的今天。”少年豪爽的笑了笑,随后目光紧紧的锁定在朝暮身上,神色严肃,:“那么师祖,将事情办好了吗。”

    “我故意将银枪负在身后,又接受了一个人的挑战,暴露了自己卞州霸王枪的身份。”朝暮嘴角一咧,虽然发间有着斑斑白丝,但面孔依然俊秀。

    “好。”少年一拍桌子,眼睛微微眯起。

    “他们果然放松了对我的监视,没人会想到,我一个闲散人士,会跟什么势力之间有关系。”朝暮继续说道,:“后来,我又将剩下追踪我的两人,引到一处小巷。”朝暮目光变得凶狠,:“不留活口。”

    少年和两个仆从并不为所动,这种见血的事,他们不知经历了多少次。

    “师祖,你糊涂啊!”

    少年猛的站起,:“既然他们已经放松了对你的监视,你就该甩掉他们,而不是杀死他们!放走他们,让他们把你的消息传回去,才能混淆他们的判断,可现在,他们必然会对此事更加重视!”

    话间,少年诡异的斜视着隔壁,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隔墙有耳?”朝暮心底一惊,立马心领神会。可却还是有着不解,为什么明知道有人偷听,却还将事情说出来。

    朝暮也是混迹江湖数十年的人物,并不傻,根据刚才少年的话,应该是要故意泄露给这偷听者一些秘密,随后让他将虚假的,或是他们刻意想让对方知道的消息传回去。

    “他们是经过训练的追踪高手,我很难甩掉他们。”朝暮对着少年也是使了个眼色,:“我怕耽误了跟李胖子会和的时间。”

    李胖子只是他们提前说好一个假名字,并不会真的暴露那人的身份。

    “那,师祖可将那信交给了他们?”少年询问道。

    “嗯,我亲自交给了李胖子。”朝暮神色一紧,:“根据他们最近所得的证据,这情报的真实性,估计在九成。”

    “也罢,只要能将信交给他们,就好,剩下的,也不是我们敢涉足的!”少年走到窗前,狠狠的望了望了远处的街市,随后嘴里嘀咕道,:“我倒要看看,这南天王,到底在搞什么!就算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又敢怎么样?”

    “回宫!”少年冷漠喝到。

    “是!太子殿下!”两个一直未说话的仆从,此刻也是狠狠地回答。

    一旁的朝暮拱着手,看着几人离去,不禁一丝后怕,:“太子殿下的两个仆从,怕也是神州之上有数的超级强者!”

    然而,一直在隔壁偷听的一名瘦弱中年人,直接吓得瘫坐在了地上,心脏都猛的抽搐了几下,:“太子?!我究竟,被掺杂在什么样的斗争之中啊!”随后,摸了一下腰间的金色铃铛,急匆匆的离开了酒店。

    庐江郡城,黄氏府邸内……

    黄氏府邸虽不在成中心,可却地处城中要处。府邸三面环泗水,面积之大,更是堪比一座小城池,庐江郡的百姓们都称呼这诺大的黄氏府邸为城中城。

    府邸一处,一个黄袍少年正惬意的坐在院内,左手拿着杯盏,一口一口的泯着茶水。

    “今天的天气,绝美!”黄袍少年将手中杯盏递给一旁的侍女,惬意的靠在座椅之上。:“搞得本公子,连欺负人的欲望都没了。”

    一旁的一个三角眼,模样带着一丝猥琐的汉子撇了一眼这少年,暗自嘀咕:“他娘的,你是舒服了,老子还要站在这!”

    庐江郡三大家族,祝家、孙家、黄家。这三家乃是庐江郡城最大的三股势力,甚至在庐江郡七城中的大家族里,排名都在前五。

    其中祝家,是三家中唯一一个经商世家,传承数千年,跟整个神州大陆上,最古老的家族,黄氏家族,拥有同样长的历史,而存在数千年的秘诀,就是不争霸!单单做生意,传承宗族。祝家的赚钱方式,类似于现世中的一些家族财阀,直系和旁支,相辅相成。所以几千年来也没有因为经营不善而家族败落,可这种财阀式的方式,也使祝家主权经常更迭,这便是所谓的,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

    孙家和黄家,都是以培养子弟,练气为主。其中孙家,则是以吸纳天下间的武者为主,孙家手下的子弟更是有数万之多,强者也是数不胜数。而黄家,则是以培养族内弟子为主,招纳外围弟子为辅,异姓子弟,很难在这个体制中发展,不过也有少数例外。若是只招收黄姓子弟,怕是许多天纵奇才都要白白流失。培养出一个超级强者,比培养数千的子弟,都值钱。

    像那创立庐江郡城孙家的老祖宗,便是一个在黄氏家族建立丰功伟业的异姓高手!

    毕竟整个华夏族九州,都由黄氏家族一家独霸。其他异姓的人,要想在华夏地界伸展手脚,只能屈居人臣。像庐江郡的祝家、孙家,不管实力,财力再强,都要在这黄家面前低上一头。

    此外,黄家也是当地官府,是拥有兵权的,这是其他家族,无论如何都没有的权利。

    “黄大哥。”只见孙家长女孙晓虞,老远就对这黄袍少年笑呵呵的打招呼。

    “二少爷。”跟着孙晓虞一道的几个黄家护卫,一拱手。

    “下去吧。”黄袍少年黄穆峰一挥手,那身着铠甲的护卫便低着头,慢慢的退下。

    “晓虞,你怎么来了?”黄穆峰从椅子上起身,笑着迎向这孙小姐。

    “黄大哥。”孙晓虞笑盈盈瞪着两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黄袍少年。

    显然是二人关系极好。

    “哼。”孙晓虞突然脸色一变,生气的哼了一下,:“刚才,就刚才,祝融那个家伙,居然欺负我,给我难堪!”说罢,那双轻巧的小脚还狠狠的朝地上跺了跺。

    “哈哈!”黄穆峰展开腰间玉扇,轻快的扇了几下,一副洋洋潇洒的样子,:“我听说了,祝融老弟,刚刚从鬼门关中绕了一圈!”

    三人中,黄穆峰年纪最大,十九岁。

    “估计是刚刚醒来,神智还有些不清醒。”黄穆峰笑道,随后假装低语,逗趣道,:“你们两家啊,既然早就定下了娃娃亲,你俩小两口就该早些成亲!”

    一些大家族,相互之间定下娃娃亲,并不奇怪,反而极为平常,这种手段,也能促进一些家族之间的关系。一些关系特殊的家族之间,甚至还有直接指腹为婚的。

    “黄大哥,你也打趣我!”孙晓虞急切的咬着玉唇,虽然知道对方是在跟自己玩闹,可此刻,她的心情并不好。

    “晓虞别急。”黄穆峰将手中玉扇一合,咧嘴笑道,:“我随你,去讨个公道!正好,祝融老弟刚从生死线上回来,我这做大哥的,也该去看看他。”

    黄穆峰虽然在家中家中是二公子,可平日里,黄家几位公子,只有自己跟祝融他们二人关系好些,三人中,这黄穆峰自然被称为大哥。

    “嗯!”孙晓虞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双手掐腰,一副刁蛮小姐的嘴脸,:“我到要看看,祝融这个家伙,要耍什么花样。”

    黄穆峰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撇向一旁那想事想的出神的三角眼汉子。

    “刘四儿!”

    “二…二少爷。”那三角眼汉子连忙惊醒,一抹嘴角,马上小跑过去。

    “二少爷,这次想揍谁?”

    黄穆峰狠狠的一脚踢在刘四的屁股上,嘴里骂道,:“娘的,没看到有客人吗。”

    “孙小姐!小的瞎了眼,没看到小姐……”刘四这才看到一旁的孙晓虞,无奈的挠了挠头。

    “黄大哥,在我面前,还用得着掩饰吗?”孙晓虞睁着两只水灵的眸子,打趣道。

    这孙晓虞,黄穆峰,祝融,可是庐江郡城的三个恶霸,孙晓虞虽然是三人中做坏事最少的,可以经常跟随两人一起,这所以,三人关系才这么好。

    黄穆峰又照着刘四的屁股来了一脚,才解气。

    “你随我,跟晓虞去见祝兄弟!”黄穆峰对着他的贴身护卫刘四喝道。

    “是,是。”刘四应到。

    随即,三人一道,离开了黄氏府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