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大打出手
作者:瑶小文      更新:2016-11-15 00:49      字数:4339
    孙庆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王凯然不在像从前一样贴在他身上,而夏婉婷似乎也弹出了他的视线。仿佛日子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此刻的孙庆却特别享受之中,这段时间的嘈杂情绪早已让自己迷失在极度难忍的气息中,他视乎开始厌恶这种无休止的纠缠,借着这一段的闲暇时光,孙庆约上了姚远来到位于学校主楼后面的中心广场玩起来滑板。

    姚远喜欢特别炸眼的颜色,赤绿色,整个滑板都是一色的赤绿迎着阳光更是耀不可及,身着一身恶魔果实的,配上过眉漂染青色的斜刘海是整个人都显得那么的触目可及。

    孙庆与姚远不同,他喜欢极其单一的颜色,纯黑色,纯白色或者黑白相间的颜色,一条黑色极其修身的牛仔裤,一双白的几乎可以泛出光亮的球鞋,白色T恤,纯黑色的夹克拉链处泛着白色的Logo,领口处一条指环坠入颈项间,右手带了一条白色的塑料手链上面印有Supreme,这种诞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街头滑板服饰品牌几乎是他的最爱。黑白相间的滑板更是相当给力,在刺目的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

    这样的如此刺目的两个帅气的男孩让本来无人问津的中心广场不到半个小时就汇聚了百余号人,有些女孩子甚至不惜逃课来观赏帅哥在这里玩滑板。

    只见孙庆和姚远相隔三百米对视而立,在轻快的音乐响起之时,二人帅气的转身背离而滑不出一米,双双几乎同步一个漂亮的跳跃转身,用极其快而准的速度迎面划来,马上相撞的瞬间,孙庆腾空而起再接一个漂亮三百六十度转角,姚远则是蹲地旋转,二人的一系列的转身动作引来众学友的阵阵掌声和无数闪光灯追逐的声音。

    正在二人得意之际,两道黑影迎面跑来,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然眼前,飘然而过。

    孙庆转身停住了滑板:“姚远,刚刚过去的是不是夏志国和姜山?”

    姚远的滑板嘎然而止,其中的两个轮子悬在空中,还在飞速的运转:“好像是!”

    “他们二人遇见什么事了,怎么跑得这么快!”

    “我们去看看?”

    姚远如此一说,孙庆便也动了念想:“走!瞧瞧去!”

    怎奈刚刚耍酷的太过招摇,引来无数美女竞折腰,此场是我观,此路是我堵,要想过此路,留下号码来,于是二人乖乖的留了微信号,QQ号。

     

    刚刚急于赶路的的确是夏志国和姜山二人,得到海洋的首肯之后,二人真是马不停蹄的奔走于四方,只为觅得婉婷的去处。

    终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简易棚里,有人看见过夏婉婷的身影。得此消息的二人顾不得判断真假唯有一睹,拧跑错数十里,不错过一处。

    赶到简易棚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天上,格外的刺目,四周一片死寂,夏志国刚要破门而入却被姜山拦下,姜山给夏志国一个眼神,志国当即心领神会,于是二人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到了被困入其中躺在床上的夏婉婷,而站立于夏婉婷左右的不是外人,正是同出师门的是史雪和赵悦两位师妹,夏志国和姜山几乎同时同刻转头四目相望多口而出:“王凯然!”

    当孙庆和姚远终于突破重围赶到简易棚的时候,刚好看见王凯然手拎快餐开门进屋。孙庆看了看姚远,姚远心领神会的跳入最边上的窗户前面,恰巧与埋伏已久的夏志国和姜山撞了个满怀,志国见原来扑面而来的是小师弟马上上前一步将其揽入怀中并且堵住口鼻在耳畔轻声说了句:“都是自家兄弟,看看再说!”姚远默默的点头,夏志国松开手之后,姚远悄然转身迎着窗户向里面望了去,只见王凯然将一个盒饭推到夏婉婷的面前,而自己却和赵悦史雪吃起了肯德基。

    婉婷的如此待遇,足以证明了她此时的窘境,被绑架了不成,于是姚远拿出手机拍了一段视频传给了孙庆,孙庆看罢内心充满了焦虑,他试图破门而入,他不愿婉婷因他而再次受到伤害,但是这样执意进入救出婉婷定会引凯然不满,就在他再三犹豫之际恰巧与开门而出的王凯然撞了满怀。

    王凯然看到孙庆先是一愣,随后迅速退回房间,将门紧锁,她万万没有想过此时此刻孙庆能出现在此,孙庆见凯然如此反应断定婉婷一定是身处险境,他清楚凯然的为人定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婉婷,于是用尽全力将门踹开。

    “庆,你相信我,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样子!”王凯然辩驳的说。

    孙庆低眸垂眉,转头望向被困于窗角的我,我抬眸与孙庆四目相撞时,泪湿眼眶,我多想此时此刻他会愤然的甩开王凯然向我奔来,就在他看到我时却转身将凯然揽入怀中,轻声在耳畔窃窃私语:“凯然,你不要这样,你已然触犯了法律,你这属于非法拘禁!”

    王凯然还来不及思考孙庆的所言所语,夏志国姜山姚远三人迎面冲了进来,凯然见此三人,马上向后面的两位师姐打了手势:“赵史二位师姐,今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将夏婉婷带走!”

    “师妹,放心好了!”史雪赵悦齐声回答。

    “都是自家兄弟,我不想看你们相互撕打并且不顾及法律法规!”孙庆站在六人中央。

    “庆,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我们习武之人,一向是用拳头说话的!”赵悦极其不爽的看着孙庆。

    “尽管撕打起来,好久没有战上一局,心里真是痒的很哪!”史雪似挑衅般说着。

    “既然这样就不要说师兄欺负你们了,姜师弟赵悦交给你,我来负责史雪,至于王凯然怕孙庆下不了手,还是交给姚师弟吧!”夏志国快人快语说着。

    “既然挑战赛,咱们还是出去打吧,外面宽敞!”王凯然越步向门外走去。

    于是几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师兄师妹六人来到窗外宽敞的空旷地带,三三对战排成二排,女生一排,男生一排。

    先来看一排女生,年龄最小的当属王凯然,虽然个子不高,但体态匀称凹凸有致,双眸炯炯有神,神采奕奕,英气迫人,潇洒不群,下身穿一条红色运动休闲裤,上身一件蛋**的紧身上衣,黝黑的头发高高挽起,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亮光,一双纯白色的运动鞋更加烘托出一种干净清透的爽朗之感。

    位于凯然边上中间位置的是赵悦,赵悦在三人中个子最高,身材修长,一双灵动的双眸似水,在格斗姿势备战中,使得那双似水的眼眸带有淡淡的冰冷之感。肤如凝脂,白皙中透着淡淡的粉嫩,十指纤纤而修长,一双薄唇,微笑中透着一股嫣然之英姿,长发直垂及腰,一身黑色的运动服饰,更显肤色之白皙,身材之性感。

    站在最里面的是师姐史雪,她早已是黑带三段,备战姿态中更显鹤立于鸡群之感,乌黑的长发,宛如流云一般,如玉的肌肤透着秀红,月眉星眼,却透着高傲与冷艳,一条修身的天蓝色长裙着身,婀娜多姿,玲珑剔透,眼前徘徊,万般迷人之感悄然袭来。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先!此三女那个不是女中之豪杰,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看罢女生,在来看对战一排的男生,其中站于凯然对面的姚远小师弟,浓眉俊眼,鼻梁高挑,一笑一颦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甚是可爱,一身黄绿色的运动服配合一双黄绿色的跆拳道运动鞋显得格外夺目,大有一种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之感。

    站于男生中间,赵悦师妹对面的正是姜山师兄,姜师兄平日里话不多,但是干净清透,爽朗之势大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风神俊朗之俊美。高挑的身材,雄姿英发,谈笑间透着一股冰冷且豪迈。一席白色的运动汗衫,一条棕红色的牛仔裤更加烘托出硬朗健美的身段。

    站在史雪对面的正是夏志国,夏师兄武艺高超,体态敦厚,黝黑的肤色中更显男性的独特魅力,举步间更有一种纵横驰骋,气吞山河,力挽狂澜之霸气。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中蕴含万种傲睨万物之势,备战姿态中让人不敢直视,无敌天下盛气凌人之感。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此三男更是霸气袭人,雄才大略之势啊!

    六人站立于中央,使得原本空旷的地带,瞬间显得饱满起来,于是高挑的声音逐一嘹亮的喊起,引来无数观望之群众。

    此一役,说来应算王凯然挑起,所以他当仁不让率先开战,只见凯然左右跳动着快速右脚下批,稳准狠的对着姚远的头部先来一脚,姚远训练有速的立即闪开,凯然见状,呐喊着疯狂的冲了过来,展开迅猛的攻击,先是左右脚连环踢,见姚远一躲再躲,于是双飞跳跃着袭来,只见姚远迅速闪躲,快速360后玄踢当即KO掉极度疯狂的王凯然。

    赵悦见师妹败下阵来,只好吆喝着上阵:“凯然,看我给你报仇!”说罢,快速飞奔而来,只见一脚前踢快准稳直中姜山的胸口,使姜山师兄当即没能站稳摇晃着后退几步,赵悦正是一鼓作气,看罢摇摆不定的姜山,紧接着一个腾空高摆踢踢中姜山的头部直接KO掉。站在一旁观战的夏志国看不下去了:“姜山,你能不能全神贯注点!让个女人打败了!”

    姜山站起身来,擦了擦泛着血丝的嘴角,嬉笑着:“我甘拜下风!”

    赵悦笑嘻嘻的说了句:“多谢师兄相让!”

    姜山指了指边上的夏志国和史雪:“看师兄和师姐的!”

    夏志国和史雪听此一说,忙将视线收回来,对着彼此狂躁的一声吼,于是二人陷入的激烈的战斗之中,二人无论是技术还是反应速度都是奇虎相当,只见史雪试探的左右换式时时没能出腿,夏志国先入史雪一步一个漂亮的转身后踢,擦中史雪的腹部,史雪当然不能甘休,一个前越步还给夏志国一脚,于是二人又重新回到位置上备战,拉开距离之后的二人,双双迅速腾空一跃一个漂亮的转体高空踢,引来阵阵叫好声。对目间又是一个快准稳的高空540转体。于是说是比赛的二个人成了友谊的表演赛。四面叫好声掌声雷动。

     

    此时此刻,简易棚内独留我和孙庆二人,我不说话也不想说话,至于走与留都无关要紧,我期待他不要走进我与我讲话,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会流满面的,于是我紧低着头,不去看他更不敢去看他,可他还是走近了我,弯下腰来将我脚上的绳索解开,脚踝处由于长时间绳索的束缚红肿一片,他还是如此温柔的轻轻按摩我的痛处,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他还是那般的让我心碎,我不得不承认,我依然爱着他,我转过头不去看他,可是他偏偏又与我讲话:“疼吗?”

    我心说都红肿成这样了,还问什么废话哪,可是他就这样的轻柔的如此一说,我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甚至泣不成声,片刻之后,我强忍住泪水:“孙庆,既然你不能和我在一起,就请你离我远一点,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会……!”

    我还没来得急将话说完,一个强而有力的拥抱瞬间向我袭来,于是我的双手完全不受我的控制的竟然毫不犹豫的迎上孙庆的拥抱,一股暖流注入我的身体,幸福指数极具上升,我在心底默默的将自己骂上几遍,夏婉婷你竟然如此不争气,如此不争气!

    片刻之后,孙庆将我推到他的面前:“婉婷,听着我们长话短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暂时不能离开凯然,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我既然傻傻的点头,竟然会相信男人的一张破嘴。

    “婉婷,你试着站起来,看看可不可以活动!”

    孙庆的话就像一味妙药,药到病除,仿佛腿上的红肿好了一大半,我快速的站了起来。

    “如果你自己可以走,请马上离开这里!”

    我没有做声,更不想多问,我将我的整棵心尽然毫无保留的完完整整地交给了他,我向门口走去,回头看了看他,他向我投来坚定地目光,我竟然雀跃的离开了曾给我苦恼与痛苦两日的伤心之地。

    就在我悄无声息的离开困境之时,我仿佛听见王凯然在我脑后愤怒的狂喊我的名字,我转身张望,似乎孙庆紧紧的抱住凯然,使他无法奔我而来,而赵悦和史雪终还是没能战胜师兄,被击败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