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求神拜佛
作者:美人赠我蒙汗药      更新:2016-11-10 12:19      字数:2117
    吃早饭时没见着童然和童明朗,秦月说童然随童明朗一道出去办事儿了。

    “再过四天便是你和阿然的大喜之日了,说起来这几天本该让阿然好生陪陪你的,你们也好相互多了解了解。只是这阿然刚回来,你们二人婚礼降至,许多事需要筹办,阿芹你也别介意。”蔡晓娥宽慰岑芹说。

    岑芹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了一声。

    早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反正不管她喜不喜欢童然,都没得选择。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也不怕没时间和童然呆在一起,没时间了解他。

    “想当初我嫁给你爸,还是在结婚当日他掀起我盖头的时候才第一次看清他的模样呢!这也还不是好好的过到了现在?”蔡晓娥笑着说。

    一旁的童沁听这话,从鼻子里挤出一声不屑的轻呵,阴阳怪气的对岑芹说:“对啊二嫂,你跟我二哥一定能像大妈和我爸这样,好好的过一辈子。”

    “怎么说话呢!”蔡晓娥脸色变了变,凝着眉瞪了童沁一眼。

    “怎么?我祝福二哥二嫂好好过一辈子又什么不对吗?”童沁没好气的反驳,“哪里说得不对了?我不入你的眼,我说什么话你都不觉得顺耳是不是?”

    蔡晓娥开口要说什么,一旁的童老爷将碗筷搁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见他脸色不大好,蔡晓娥和童沁知趣的闭上了嘴。

    夹在中间的岑芹有些尴尬,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待童老爷离席后,秦月劝慰两人:“妈,您别生气,阿沁她不懂事儿,她说那话也没别的意思。阿沁你也是,怎么跟妈说话呢!”

    “她是你妈又不是我妈。”童沁并不给秦月面子,冷声说了一句,便撂下碗,也走了。

    “阿沁!”秦月有些生气,起身想叫住童沁,却被蔡晓娥给拉住了。

    “算了,不管她。”蔡晓娥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尴尬的冲岑芹笑了笑,说:“阿芹啊,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妈,我们都是一家人。”岑芹讪笑着说。

    看来这家里好似除了老奶奶,没一个童沁喜欢的,不是很好相处。

    蔡晓娥又拉着岑芹在席上说了会儿话,而许海棠一直默默的在一旁哄童末喝粥,并未搭话,岑芹留意到童末的手上并没有自己送的那个银镯子。

    吃罢饭,岑芹便跟着秦月去西南的庙里烧香拜佛,请送子观音。

    还有童沁。

    岑芹倒是没料想到童沁也会一起去,三人同坐一辆马车,岑芹途中和秦月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童沁则对她们聊的话题并不感兴趣,一路看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目光飘渺无焦距。

    临近寺庙,远远的便听见钟鸣声,钟声深沉、洪亮,震慑人心。

    三人下了马车。

    岑芹深吸了口气,打量了下四周,这寺庙伴傍水而建,周围树木成林,来参拜的人倒是有不少,人来人往,挺是热闹!她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童沁,见她闭上眼,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对着寺庙一拜,五秒以后才缓缓起身,同时似是吐出了一口浊气一般,紧绷的双肩松懈下来。

    没想到她倒是十分的诚心。

    许是感觉到了岑芹的目光,童沁侧目轻瞥了她一眼,眼底飞闪过一丝异色,又瞬时掩去失了踪迹,嘴角微微上扬,开口问:“二嫂,你信佛吗?”

    岑芹点了点头。

    其实谈不上信,她平日既不烧香,也不念经,但她觉得人心怀善念,有个信仰总是好的。

    童沁脸上的笑意更冷了几分,说:“有的人一生吃斋念佛,一心求佛主保佑,可之后他什么坏事儿该干还干,嘴里念佛,心里咥活,你说这种人算是信佛吗?”

    童沁话音刚落,去买香烛的秦月买好东西走了过来,童沁瞥了秦月一眼,便率先踏步朝寺庙的大殿走去。

    “你们俩在说什么呢?”秦月看了童沁一眼,笑着问岑芹。

    岑芹摇了摇头,“没什么。”

    这童沁方才那番话含沙射影似乎意有所指,不知说的到底是谁。

    秦月也没再在多问,拉着岑芹也朝大殿走去,走到大殿前,见童沁正同一众信徒一样,对着一个比人还要高的大鼎跪拜,叩首,甚是虔诚。

    岑芹和秦月一道,点了香烛插/进大鼎前的长炉子里,对着大殿跪拜叩首后,秦月往功德箱里投了些钱,便带着她进了大殿,有一老和尚见着秦月便迎了上来。

    在老和尚的带领下参拜完一众佛像,而后就去观音殿请送子观音。岑芹跪在观音佛像前,老和尚递给她一张皱巴巴的纸,让她对着上面的文字念出来。岑芹微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烦厌,却还是照做了。

    “伏以观音大士,誓愿洪深,法界有情,等蒙摄受。善根未种未熟未脱者,令其即种即熟即脱。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

    待岑芹念完求子疏,起身摸了下摸膝盖暗暗呼痛,秦月走上前来,带着笑意问:“跪疼了吗?”

    岑芹呵呵笑了两声,说了句还好。那老和尚冲二人行了个礼,递给岑芹一茶饼,说是捐功德赠送的,随后便告辞了。

    岑芹本想将茶饼交给秦月,毕竟捐功德的又不是自己,秦月却让她留着。

    “这茶叶不错,二弟喜欢喝茶,回去你可以煮给他尝尝。”

    童然喜欢喝茶?岑芹微红了红脸,转口问:“月姐,那我们现在该回去了吗?”

    “不急,我带你去寺庙后方转转,中午就在这儿吃了斋饭再回去。”秦月说。

    岑芹点了点头,问:“那童沁呢?”

    方才进了大殿就没看到童沁人了。

    许是因为早上的事儿,秦月没好气的说:“不管她,她那么大个人,你还怕她丢了不成?她待会儿知道自己回去。”说着拉起她的手,带她朝寺庙后方的方向走去,轻车熟路,边走边向她介绍这寺庙的历史。

    在寺庙吃罢斋饭,二人才又乘坐马车回往童家,刚走到童家大院儿门口就正好碰到童然和童明朗从外边儿回来。

    “二弟,正好你回来了,阿芹膝盖有些疼,你先送她回屋歇会儿,待会儿晚饭时,我再支冬梅上来叫你俩。”秦月冲童明朗使了个眼色,童明朗会意,伸手接过秦月手里的东西,随她一道先进了院儿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