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凡人(下)
作者:意纵横      更新:2016-11-09 19:07      字数:3115
    “真不好意思,出来的晚了,让您要久等了”看了看锅,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事的,您忙您的,我就坐会”沐晨看着汉子的小锅灶,有些失神到

    后者闻言一愣,随后咧嘴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忙了起来。

    沐晨就那么坐着,一会儿看看小摊,一会儿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您一看就是外地人,出来这里吧”那大汉似是觉得闷,便想和这个奇怪的少年人聊聊天

    “嗯”沐晨温和的回复,随之轻笑问道

    “近年来是不是时常觉得心口刺痛,浑身乏力,总想睡觉”

    “呵呵,是啊,看来小哥你是郎中啊,年纪这么小,便有这等医术,将来定能入得名门做幕僚啊”大汉似是觉得这病没什么好稀奇的,爽朗一笑

    “可是早年受过心口,或者后心受过重击”沐晨有些奇怪,这人在这么下去,不出两年,便会命丧,怎得回答如此轻松。

    大汉闻言,脸上嬉笑的神色骤然消失,变得有些狰狞,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是张家派来的狗吧,滚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莉莉就是死,也不会跟着那个贱人去的,让他乘早死了这份心,我早知道时日无多,死之前我哪怕带上莉莉,也不会让你家主人和那个贱人如意,莉莉是我的女儿,任何人休想夺走。”

    沐晨看着眼前变得极为暴怒的大汉,有些奇怪

    “抱歉,您可能认错人了,我只是途径此地而已”说完便转身欲走

    那汉子看沐晨转身要走,立刻意识到自己过分敏感了,努力的收拾了一下情绪,脸上青筋还未退去,更是满脸涨红,强行压下语气中的急促感,对沐晨弯腰一拜,言语之间有些苦涩“这位小哥,方才有些对不住了,是大生我的错,是我不分青红皂白,请您见谅”

    沐晨一怔,回头看了看大汉,心中立刻明白了原委,

    “您想让我替你治病?”

    大汉看着沐晨,眼睛中分明闪烁着乞求的光芒,但却没有回答沐晨的问话

    “请您把手伸出来”沐晨并没有介意对面男子的固执,或者说莫名其妙的“自尊”,况且沐晨本就不喜欢看到别人祈求他。

    男子身子一颤,有些不敢相信,颤抖着把手伸了出去,沐晨双指并拢,按在大汉的手腕上,体内灵气轻转,送入大汉体内。

    这大汉得的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受到重击再加可能当时心情气郁结,胸口有气未散出,长此以往变得有些严重而已。

    随着灵气的的传入,大汉顿时感觉身体暖洋洋的,飘飘欲仙,不禁发出**

    沐晨神识控制着灵气缓缓进入心房位置,用灵气将郁气冲散,顺便用灵气为大汉梳理了一番筋脉,不但解决了大汉的顽疾,此行更是为大汉增加了近两年的寿元,这倒不是凭空增加,只是这大汉在平时出苦力时,不觉间受到的伤,造成的未老先衰,在沐晨此番作为下恢复了而已。

    沐晨收回了手,对着大汉笑了笑。

    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又跳了跳,那大汉看着沐晨就要跪拜。

    沐晨见势,立刻出手将大汉扶了起来,连道使不得,那大汉见沐晨面生坚持,便不再跪拜,对着树下喊道

    “莉莉,过来谢谢这位大哥哥”

    那女孩一步步的走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泪痕,俨然大汉的言行,女孩尽数看在眼里,来到沐晨面前,对沐晨躬身一拜,抽噎着说了声谢谢,沐晨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安静地坐下,静静看着周围的人流,大汉见此没有多做矫情。叫女孩坐在沐晨对面,自己便回到车子前。

    锅内的汤头已经沸腾,大汉认真地从车子下边的小柜子中挑选出了一些菜,放在锅里煮了起来。

    片刻之后,沐晨还在看着周围的氤氲热气失神,大汉便端着三碗菜坐在沐晨旁边。

    对沐晨说道,“恩人,请吃点,手艺不好,见笑了”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已经从刚刚的情绪中走出来了。

    沐晨闻言看了一眼那大汉,轻轻一笑道了声谢谢,便端起碗一口口吃了起来,一端一放极为认真。

    不一会儿碗便见了底,沐晨轻轻缓缓地放下了碗,自发间抽下了一直发簪,放在桌子上,起身朝大汉抱拳便转身离开了。

    大汉见沐晨留下了玉簪,什么话都没说就要走,立刻显得又有些慌乱,噌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有些结巴的说道:

    “恩人,您使不得啊,救命大恩,小人利微命薄。无以回报,怎么还能收取半点小利”

    说着便拿起桌子上的玉簪追向沐晨,沐晨回头看了一眼神色恐慌的大汉,笑了笑,拍怕大汉肩膀,轻声道

    “我颇为喜欢莉莉的伶俐懂事,这是送她的,此乃缘分,您不用拒绝”

    大汉闻言愣在原地,双手拿着玉簪颤抖不已,沐晨离开半晌后,叹了口气回头对小女孩说道,“你这辈子都要记得这人的摸样,将来有重逢之日的话,记得报恩”

    “嗯”坐在桌边的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

    沐晨一路沿着街道走着,晚风不知自何处而起,袭袭不绝,耳畔隐约间呜咽如曲。街边的小摊慢慢不多,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不知作何用的木制楼阁,其内灯火通明,不时传来一些兴奋的喊叫声,就像吃多了盐巴的猫上蹿下跳时发出的声音。

    极为惹人心烦,但是又觉得本来就该让他们这么喊,就像吃多了盐巴的猫,若是没什么举动,你便会觉得有些奇怪。

    不知何时,一侧的楼阁已经消失不见了,出现了一条河水,其上飘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人看着就有些不舒服,另一侧不知是何去处,依旧是一个楼阁,不过似乎显得比之前的更为繁华,门口更是站着一些莺莺燕燕,穿着极为得体的女子,不时对过往的男子柔声软语地说些什么。

    沐晨有些奇怪的望着这个地方,他总觉得,看着这个地方与在千云门下,看着千云山有一点相似,似是压着许多东西,虽然来来往往的人群,眉目神情间都颇为欢娱,但是总给人感觉,很不舒服。

    沐晨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便走近打算瞧瞧。

    看着沐晨走近,门前一个拿着酒盅的女子立刻眉开眼笑地朝沐晨过来,腰若风中纤柳,又似水中青蛇,步履间腰仿若流水哗哗,遇风便绕开了,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沐晨面前。

    或许是因为风有点大,也可能是衣服有点薄,在沐晨身前一步位置,女子的裙摆便不知为何一飘而起,袖间流苏更是散落在了沐晨脸上,很清淡的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味道虽然很淡,但是闻到之后却让人浑身有点酥麻,更是觉得身体似乎有点发热。

    沐晨心中一惊,灵气瞬间运转而开,丝丝凉意自眉心散开,瞬间便恢复了清明。

    那女子此刻已然出现在了沐晨身前,更是几乎贴靠在沐晨身上,对这女子轻轻一笑,步履之间,微微挪了少许,与那女子那开了距离。

    眼前这名唤烟云阁的楼阁二层中,靠东侧的一个房间内,一个长得极为秀美的男子,赤裸着躺在一个大的有些夸张的床上,床上还有数名女子依旧光着身子横七竖八的躺着,眉目间尽是痴迷和满足。

    沐晨运转灵气的刹那,那本来脸上尽是舒畅的男子,忽然变得有些慌乱,顿然自床上翻了起来,不顾一旁女子的惊叫声,急忙穿上了衣服,贴在一个木窗上神色惊恐地朝外打量起来。

    “难道是宗门发现了,邱宜,你竟然敢骗我”

    男子语气间极为惶恐,又带着深可见骨的恨意。

    打量了少许,似是发现并没有什么熟人,便出了一口长气,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神色之间有些后悔,看着床上一个个光着身子,神色间楚楚可怜,似是在疑惑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大事的女子。

    这男子神色之间又有些,渴望,咽了咽口水,站起来整了整衣服,略显急促的离开了房间。

    “请姑娘自重,天气有些凉,多穿点衣服总是好的”沐晨对着女子,言语之间有些劝阻之意的说道

    “呵呵呵,小公子真有意思,劝奴家多穿点衣服,一会儿您动手脱得时候又要怪人家呢,真坏”女子嗤嗤一笑,朱玉般的手指掩着红唇,有些嗔怪道。

    “请您自重”沐晨退了几步,转身就要离开。

    “人家好冷,公子既然怜惜我,为何不肯予人家一些温存呢,嘤”唇齿之间似乎存在某种魔力。让人听之便想着好好呵护。

    沐晨脸色略有发红,从腰间取下一块玲珑玉丢了过去,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沐晨也不清楚。给完玉佩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

    那女子接住玉佩,对着昏黄的油灯望了再望,神色之间难掩兴奋,最后似是发觉了什么,偷偷打量了四周,似乎没有人注视自己,便飞也似地降玉自领口灌了进去,然后匆忙的走进了烟云阁,一路上躲躲藏藏,再不复刚刚的风姿万种。

    只是这些沐晨都未看到,身上随身携带的值钱物件已经用完,就连发簪都送了小摊主人。想起刚才的事,沐晨苦笑。

    真没想到,第一次一个人出来就闹得这么尴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