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故野      更新:2016-11-20 12:29      字数:2109
    熠城城南,那里梅花甚多,远远望去,一片梅色,只在中央留有一宽道,已铺上洒有梅瓣的红毯,尽头是一铺满梅瓣的红高台,高台四周立有熊熊燃烧的木火,而高台正后面是一红木漆的静雅高房,屋前的横梁上高挂一匾,曰:梅神庙。

    如今已有不少人正翘首以待,往那铺满梅香的红毯尽头望去,神情虔诚期盼。

    “梅兮,梅兮,翘盼之,不见鸾行,唯有清香,梅兮,梅兮,缓徐之,白纱隐约,不得其韵。”

    清雅的嗓音自远方而来,隐隐约约,带着缥缈的气息。

    不久,一笼着薄纱的车鸾徐徐而来,梅芳飞舞,宛如人间仙境。

    车鸾行至红毯尽头才停了下来,四个身着白色祭祀袍的清雅男子恭敬的跪在车鸾前,微垂着头,神情安详虔诚,双手高举一枝含苞待放的梅芳。

    在四人跪下的同时,所有的城民也跟随着跪了下来,他们也双手高举梅枝,带着满心的期望。

    清风徐来,薄纱微动,一抹白色一闪而过。

    不待众人反应,高台之上,一抹俏影已在。

    女子身着一袭白衣,外罩一层梅色薄纱,内里衣袂绣着朵朵梅芳,在阳光下,栩栩如生,仿若在衣角徐徐而绽,万千青丝用一简单朴素的梅花簪微绾,莹白若透玉的指间微拈一枝含苞待放的梅,梅色的薄纱半掩着面,唯露出一弯柳眉,以及眉间妖娆艳丽的梅兮,一双形状姣好美目,眸子宛如一涧春水,却又透着丝丝清冷,仿若九天之上可望不可即的仙子。

    女子衣袂飘飘欲仙,皓腕微扬,带起手中的梅芳,翩然若惊鸿,袅袅婷婷,梅兮舞漾,一举一动间,带着说不出的惊艳。    

    舞步微敛,白皙的指尖透出一滴血色,滑落在梅间,一瞬间清风突徐,撩起梅色薄纱,小巧圆润的下颚微显,女子身形一顿,倏而继续舞动,手中梅枝已然盛放。

    一舞倾城也不过如此,梅芳,梅姬,这是熠城千百年来不变的美,只要有幸赏过这一曲祭梅舞的人,有生之年,经久不忘。

    颜沂漫不经心的望着城民手中一瞬间全然绽放的梅芳,嘴角的笑意更甚,滢滢的桃花眼里流转着说不出的兴味,微启薄唇道:“有生之年,能赏一曲祭梅,实在不虚此行,不过那梅姬果然名不虚传,真乃世间少见的美人。亦王,认为如何?”

    奚炎亦听见他的话,默了一瞬,才道:“甚好。”

    “甚好?难道亦王曾看过比这更美的?”颜沂手中晃悠的紫木扇一顿,语气惊奇的问,但脸上还是笑意盈盈,带着说不清的风流。

    奚炎亦没有说话,抬眸看着漫天飞舞的梅色,脑海中浮现一抹耀眼张扬的红色。

    那年,那人在漫天妖娆的蓝色里,以剑作舞,惊起细扬的洛神花,也惊艳了他,那种如火一般的耀眼,刺痛了他的双眸,也差点惊动了他的心。

    紧闭双眼,再睁开,奚炎亦的瞳孔微缩,那映入眼帘的一抹红色,仿佛回到那年,那少年也是这般站在高处,垂眸,眉目如画。

    “请梅狐”清韵的嗓音,带着丝丝冷意,却又有着女子特有的温婉,让听者身心舒畅。

    奚炎亦在梅姬的声音里回神过来,掠过浓密的梅枝望向祭台,他们所站之地离祭台较远,但视野极好。

    那身着一袭红袍的少年,身形削瘦,眉目如画,神情清冷,本应是绝艳的五官,却生生透着彻骨的冷意,但却似乎不损其神韵,反而更为惊艳,只是脸色苍白,透着些病态,怀中抱着一只毛色纯白的狐狸,正是先前离去的花无声。

    梅姬伸手从少年接过白狐,快速的在其前腿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柔毛流入祭台上的玉碗内,直到大半碗才用一旁药布按住伤口,还于少年。

    “以梅狐之血,祭与梅神,愿来年梅芳更甚。”梅姬清韵的嗓音传于熠城,带着不容小觑的声浩,也表明她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说完,白皙的手抬起玉碗,血色洒于祭盘,一瞬间,祭盘白光大放,恍得人睁不开眼,几秒之后,一切恢复如初,只是那高台之上,俏影不在,红衣已消,台下车鸾,身着白色祭袍的清雅四人不见踪影。

    半响,城民欢呼,高举手中盛放的梅枝,神情欢愉。

    谁也不知道的梅芳深处,一人一狐,静怡处之。

    少年依旧红衣如火,眉目清冷,轻呷着杯子的清酒,道:“在这满是梅的熠城,这清酒倒是少见,怕是费了不少心思。”

    “公子说笑了,属下这些哪里比得上公子亲手酿的洛神酒。”女子一袭白衣,梅纱外罩,半掩在脸上的薄纱早已取下,露出小巧圆润的下颚,饱满玲珑的红唇,以及秀挺的鼻梁,柳眉弯弯,五官清丽,肤若凝脂,此时唇边擒笑,带着说不出的动人。

    “云若,你已不再是暗影,不必再自称属下。”少年放下手中的酒色,抬眸看着对方道。

    梅姬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却在对方清冷的目光下,咽了回去,许久才继续道:“公子,这熠城并非表面那么与世无争,四年前,曾有大批的军队暗中潜入,似乎是在找什么,不过没几日却又全部消失不见了。”

    无声沉默了一下,莹白都指尖摩挲着青白的杯身,眼底划过一抹深思。

    四年前…洛国被灭后…三皇子封王……

    “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无声停下指尖的动作,问。

    “没有了,公子,您是不是身体不适?”梅姬早在看见对方的第一眼就发现他的脸色非常差,似乎大病刚愈的模样,眉目间透着丝丝病态,但是不应该啊,公子来熠城的第一天,她曾悄无声息的探访过梅苑,当时的公子虽然有些疲态,但也不是这般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公子身上的气息会这般不稳。

    “无事,这是传信专用的暗语,如若没有,不管写了什么,都不要轻举乱动。”莹白的指尖沾上酒水,在石桌上画了几笔,几瞬之间已然干去,少年眉目如画,双睫轻颤,说不出的无害惹怜,但话音中却透着彻骨的冷意,如这吹拂的寒风一般刺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