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纵然世界倾覆,他也终是你的信徒。
作者:零鑫      更新:2016-11-16 13:32      字数:1138
    s市的医院,时念还没出去半个月,就又回到了这里。

    夜子衿一直陪着昏迷不醒的她的床边,

    手包裹着时念的手,十指紧紧相扣,

    这个二十岁的男人,第一次哭的像是个孩子,

    他看着时念,大提琴般的音调在夜中度上了一层银白色的月光,

    “小念,你记得小时候吗?你天天跟在我后面,甜甜的叫哥哥,我不耐烦,叫你一遍玩去,说我才没有你这样的怪胎妹妹,你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最后父亲骂了我一顿,罚我在门外站了一天。到了晚上,你拿着一盏小灯,跑到我面前,眼睛里还有着泪花,声音还是甜甜的说:哥哥你饿不饿,我把我的饭留了下来,留给哥哥吃的哦……”

    大概到十一二岁,你就不粘我了整天没日没夜的往外跑,每次父亲吵你的时候,我都在你前面护着你,直到有一天你回来对我说,你交上了一个男朋友,我当时有一种心爱的玩具被抢走的感觉,第二天,我去找那个男孩打了一架,叫他离你远一点,然后晚上你就哭着跑回家,说再也不想上学了,我拍着你的头说好,之后就再没让你接触过其他男生……”

    “小念,你醒过来好不好?都是我的错,你那么怕疼,我怎么没保护好你,你醒过来好不好,你醒过来,我便只是你的哥哥,永远都是,我会宠你护你,一辈子爱你,再也不强迫你做什么,好不好……”

    夜子衿没有发现,时念的眼角缓缓滑下了一滴泪珠。

    …………

    第二天,莫云天来了。

    病房里静悄悄的,时念还在睡。

    夜子衿见莫云天来了,用眼神示意他到走廊上去。

    莫云天这才细细打量他:夜子衿憔悴了许多,下巴处冒出蜜蜜的胡茬,眼睛有些红肿,看上去有些颓然。记忆中他是个有轻微洁癖的男子,总是把自己整理的井井有条,没想到……

    夜子衿站在他面前问他:“你对小念究竟什么感觉?”

    莫云天蓦地抬头看他,目光却淡淡的,好像有层薄雾,看不透,进不去,他轻笑了下,说:“喜欢,但不到非爱不可。”

    看,他多么清醒。

    男人和女人永远不一样,男人可以不为爱和任何女人在一起,女人却不可以。

    夜子衿用拳头打向他却在他脸颊处停了下来:“那你就滚,滚的远远的!”

    夜子衿甩开病房门,安静的走廊被震的微微颤动。

    莫云天在原地,不由得反讽笑,自己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像夜子衿这样的大少爷,怎么会懂自己的心情?

    每个人都必须按照自己的人生轨迹而活,莫云天早就知道,除了自己,谁也不能挽救他的人生,任何人也没有对他的人生指手划脚的资格。

    莫云天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知不觉已经握紧了拳头。

    他忆起年少的自己,他也曾爱上一个女孩子,她如一缕阳光,照进了他的生活。他以为这缕阳光会陪他到海枯石烂,他用所有的美丽辞藻来描述他们的未来,却没想到他们会分开……

    莫云天离开医院,走在街头,人来人往的人群里却怎样找不到会把自己所有欢笑毫不保留的给他的人。

    念念,你不知道,曾经真的有一个女孩真心待我,真心到恨不得与我生死同穴。

    爱情那么伤,面目全非了原本最炙热的勇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