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米米霜      更新:2016-11-18 23:06      字数:2316
    #短亭短 红尘辗#

    星特回到酒店已经凌晨一点,套间的客厅留了一盏小小的节能灯,空气中飘着些许红酒的气味,星特正想打开吊灯的时候客厅的窗台响起了安琪的声音:“别开。”

    “怎么了?”星特慢慢走过去,看到安琪开了一瓶不知道哪来的红酒,在昏暗的灯光下画着设计图。

    安琪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头疼道:“工作室接了一个资源整合的项目,要把一条老街改成一条商业街。”

    星特有些纳闷,安琪这几年资源整合的项目做了不少,也没见过要用上红酒的:“这个应该是你的长项吧?”

    “要是改的是南社古村呢?”安琪叹了一口气。

    “南社古村?改整个吗?”星特有些惊讶。

    安琪点点头又摇摇头:“也是也不是,一边是商业街,一边还是留给茶农晒茶什么的。”

    星特点点头:“这样啊。”

    “嗯,那个人说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希望改了之后还是要有茶城的味道。”安琪又抿了一口红酒,眼里的说不尽的苦恼。

    星特看了外面没有一点灯光的茶城,突然间就明白安琪苦恼的那个点。

    安琪把那杯红酒一抿而尽:“可能是我太嫩了吧,其实这座小城最简单的就是白墙青瓦,很像江南的味道,可是……”这座小城经历的岁月,是设计不出来的。

    安琪想要的就是茶城岁月的味道啊。

    星特拿了一个红酒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要听一个故事嘛?今天去南社那里喝茶,一对老人家给我讲了一些陈年旧事。”

    安琪放下设计稿又倒了一杯红酒:“是不是写手都是喜欢听别人的故事。”

    “这个可不是故事。”

    早年间,茶城有一条叫南门的十里长街,特别的是这一条长街一年四季都开满了白色茶花。

    整整十里。

    奇怪的是,这条叫南门的十里长街却没有人居住,但青石板路两旁却种满了白色茶花,听老人说,这一路的茶花是茶城当地一个年过半百茶农用半生的心血种给自己心爱的人,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在茶城的茶园,也种满了这样子的茶花。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时他们相爱没多久,茶农的爱人就在抗日战争爆发的时候去保家卫国了,听说啊,茶农的爱人在某场战役中没能活下来。

    那个茶农啊,就在他们的家门前种下白色的茶花,而那个地方就是南门。

    后来南门的老街坊都逐渐离开了,有的永远定格在了某个时间点,有的随儿女们去享受天伦之乐了。

    而白色的茶花却越来越繁盛,到后来,白色的茶花开满了南门古巷。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个茶农搬离了自己住了半辈子的家,但不变的是那个茶农每隔一两天就会来给这些茶花浇水施肥。

    听说,那个老人一生未嫁,只为了等那个再也回不来的人。其实每个人都有解不开的执念。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正是那个老人一生所念吧。

    星特听了两个老人所说的陈年旧事,就特别想去看看,老人却说那个地方已经被拆了,变成了新城区的,而那个老人早就不见了。

    “我为什么觉得你在说聊斋?”

    星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自己纠结去吧。”说完转身想回房间。

    安琪拍了拍星特的肩膀,说道:“谢谢~”却不说谢什么。

    已经两个晚上没怎么好好睡的星特洗漱之后就立刻摊在床上睡着了,连头发都没有吹,可能因为真的没什么力气了,星特感觉才回来两天,就把这几个月没有经历的事情全部经历了个遍,她遇到了几个很是温暖的面容,还有那些本来以为已经遗忘的旧事。

    过了不久,正在熟睡的星特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爬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星特半眯着眼睛把手机的亮度调暗一些,好让眼睛适应,想着到底谁大晚上扰人睡眠,本来心情就不太好,这下被人吵醒就更不想接这个电话了,便顺手挂了那个电话,结果过了会又打了过来。

    星特想了想是不是杂志社那边出了什么事,便理了理自己情绪,好让人听不出起床气:“你好?”

    但是,电话那头久久没有说话,正当星特以为是恶作剧电话,准备挂掉的时候,电话里响起一个让星特久久无法动弹的声音:“星星睡了吗?”

    星星?叫她星星的人除了安琪还有就是……

    徐林。

    “……”星特像是被定格了一样,整个人呆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电话那头的徐林说:“星星我想你了。”

    “……”猛然间心里最柔软的位置被狠狠地敲打了一下。

    徐林在电话那头自顾自的说着话:“不知道刚刚我叫你星星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是我,应该也没有谁叫你星星了吧”

    星特好像听到那头的徐林轻轻的笑了,脑子里浮现出徐林嘴角微微翘起的温柔:“那时候偷偷拿了你的那张图纸想着可以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送给你,可是最后还是没能送给你”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半秒阳光等着你过来,那家满是向日葵的店是我开的,我还把一只猫挂上你的名字,可是你好像一直没有回莲城。”说着徐林好像有些可惜那样叹了叹气。

    星特猛然想起半秒阳光的店员说,星星是这些猫猫的老大,店长特别疼它。

    徐林的语气里有着掩盖不住的失落:“你应该没有看到放在二楼那只羽毛笔吧,要是你看到了,就会懂,可是,你好像没看到。”那支羽毛笔就是星特那年参加微小说的比赛最后获得金奖,赢回来的礼物。

    “星星,我结婚那天你来吗?要是你来,你就陪我喝一杯酒吧,要是你不来,就让安琪还是谁代替你喝一杯吧。”

    “对不起,我不能辜负了纪年,她陪了我整整十年。”

    徐林断断续续说了很多,星特早就泪听着徐林的声音却捂着嘴巴不让哭声跑出来。

    末了徐林的声音染上了一点哭腔:“星星,这次就不等你挂电话了,再见了星星”

    手机屏幕显示通话结束时,星特就放声哭了出来。

    戒不了,忘不了。

    星特的思绪回到了那个玉兰花开花落周而复始的夏天,那件带着薄荷味的白衬衣正在篮球架上随风飘扬。

    那年盛夏的白玉兰花开的特别的茂盛,整个夏天,莲城中学每个角落都闻得到幽香的白玉兰花香。

    那年的盛夏是个雨水充沛的季节,有好几个星期都是阴雨天。

    “星星不要吃那么多泡面。”

    “星星吃早餐了吗?”

    “星星怎么不开心了?”

    “星星……”

    “星星……”

    到很多年之后星特还记得那个玉兰花开花落的夏天,雨伞下那抹温暖的笑容,和一声声叫她名字的无尽的温柔。

    青瓦长忆旧时雨,朱伞深处无故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