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矛盾
作者:柳橙汁      更新:2016-11-18 23:06      字数:3251
    没有听过你为什么要让他当你师傅。”季长轩十分生气,这个钟离言(悦)是不是不懂拜师条件啊,都没有听过韩雨泽的弹琴声就想让韩雨泽当他老师,是不是觉得韩雨泽好啊!

    钟离悦一听季长轩说的话也生气了,靠,为什么一定要去调查我的事情,是不是有毛病啊他。

    钟离悦平时最讨厌有人调查她,她怒骂道“我的事是我的事,麻烦你不要管好不好!”钟离悦本来不打算去学弹琴的,结果被季长轩说了几句,她决定去学弹琴,她就是要做季长轩不喜欢的事。

    季长轩凶巴巴的看着她说道“凭什么去。”季长轩一般不容易生气,可这会破天荒的就生气了。

    “因为我乐意。”钟离悦鼓了一眼季长轩。

    “好,那你慢慢乐意去吧。”季长轩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钟离悦平时就不乐意跟季长轩有什么接触这次季长轩真的把钟离悦惹火了。

    “齐黎。”钟离悦大叫一声,齐黎就莫名出现在钟离悦身边。

    齐黎本来在打扫卫生,谁知道钟离悦突然叫自己一声,齐黎放下扫把出现在钟离悦的身边。

    “主子,有何事。”齐黎不明白,一般钟离悦都不会这么生气的叫自己,这会一定是出事情了。

    “给我查,季长轩想做什么,动用我的势力去妨碍他。”钟离悦看着季长轩离开的方向,坏笑一下,季长轩你不是喜欢调查人吗,那我就妨碍你,看你能怎么办。

    “还有,齐黎帮我准备一把风琴去。”钟离悦打算以后都不理季长轩了,靠,季长轩不是不希望我去吗?那我就去气死你。

    “主子,言世子他……”暗琴看到季长轩气呼呼的回来,猜想一定是被钟离言(悦)气的。

    “呵,暗琴给我查,这个钟离言(悦)他有没有琴,没有就不要给他有,有的话暗中把他的琴毁掉。”季长轩想既然钟离悦那么想学琴,那让他学,看他没有琴怎么学。

    见季长轩都这么说了,那自己只有服从主子的命令。

    钟离悦本来就不想跟季长轩一起吃饭,结果被自己的母上拉去吃饭,还好死不死的坐在季长轩旁边。

    钟离悦扒了几口饭就不吃了,她真的不想跟季长轩呆在一起,草草吃饭了事,走时还故意将菜弄掉在季长轩的衣服上,这会钟离悦倒是蛮开心的,呵,季长轩你不是有洁癖吗,我恶心死你。

    钟离悦吃完饭菜就回房间,一进房间齐黎就跑来急匆匆的说道“世子不好了,那,那把琴被季王爷手下的人毁了。”

    钟离悦以为事情不大,可一听就急了,她之前都和孟琪说自己有琴了,如今琴都被毁了,那自己一定会被孟琪骂疯的,这个死坏人季长轩弄什么她都不会在意的,可他凭什么要把琴毁了。

    “齐黎给我去借把琴去。”钟离悦觉得无论这么生气都要把琴搞定。

    啵啵啵,薄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在敲钟离悦房间的门。

    钟离悦让齐黎去找琴去,然后慢悠悠的来开门。

    “怎么了,小薄荷。”钟离悦不想让薄荷知道自己的事情,深深呼了口气好好的伪装自己,靠在门的边上调戏薄荷。

    薄荷被钟离悦摸着下巴,一副“坏叔叔走开,不要调戏我”的眼神看着钟离悦说道“世子,王爷有要事找您。”

    见薄荷这么说了,钟离悦屁颠屁颠的去找自家父亲大人。

    离王正被帝都发生的一桩命案搞的二状摸不着头脑愁眉困展的,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案件。

    “父王,怎么了?”钟离悦一进来就离王愁眉苦脸的,十分纳闷,今天,父王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愁眉苦展的。

    “悦儿,你来来。”离王向钟离悦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钟离悦不知道怎么了,一副朦胧的神情走过去。

    “悦儿你看,最近帝都来了个杀人犯,一直在杀少女,皇帝拿这件事毫无办法,你看应该怎么办?”离王在询问钟离悦办法。

    钟离悦一般有办法,她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蛮简单的,她可以完全处理好这件事情,但是完成这件事的利益,她一定要和父王好好讨论。

    “父王,这件事我有办法,如果我处理完这件事,有什么好处。”钟离悦笑眯眯的问道。

    “可以答应你一个我能实现的愿望,但不要太过分。”离王摸着胡子把想到的说出来。

    “夫王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便能把这件事查清楚。”钟离悦在她父亲的面前立下军令状,信誓旦旦的。

    见钟离悦都信誓旦旦的了,离王的心腹大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钟离悦在离王面前都这么说了,回来让齐黎去查这几个女孩死前都有什么经历,接触过什么人,只有知道这些才能查出死因。

    “王爷,属下把言生子的琴毁掉了。”暗琴完成了季长轩交给自己的任务,回来禀告。

    “嗯,不错,对了,暗琴你去查查钟离悦和韩雨泽有什么关系,两个情况如何。”季长轩听见暗琴说的话以后,冷笑一下继续逗弄这他的飞鹰。

    时间过的蛮快的,在不知不觉中时间飞逝,一下子钟离悦就该睡觉了,钟离悦洗洗脸正打算睡觉时又像昨天一样又听到季长轩的琴声了。

    一般情况下,钟离悦觉得季长轩的琴声蛮好听的,可今天经历那些事情之后钟离悦觉得季长轩的琴声会给她一种厌恶感。

    钟离悦爬下床,穿上外衣,去找季长轩在哪里弹琴,发现季长轩居然还在花园弹琴。

    其实季长轩在这里弹琴,是为了钟离悦,当初他为了引起钟离悦的注意,便来这里弹琴。如今闹了这么多矛盾,季长轩觉得今天自己貌似说话,做事打击到了钟离悦,所以自己才来道歉认错的,就是不知道钟离悦听不听得见。

    “季王爷,你的琴声打扰到好多人的睡眠了。”钟离悦不想跟季长轩废话,一来就不留情面的说道。

    “生我气了?””季长轩坏坏一笑,继续弹琴。他大晚上的来花园弹琴,就是为了和钟离悦说清楚一些话,如今钟离悦来了,季长轩直接问道。

    钟离悦听了季长轩的话后,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不,不,不,王爷鄙人哪敢生您的气。”钟离悦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就是为了让季长轩觉得自己怕季长轩的势力,让季长轩得意,不再纠缠自己。

    “不要胡说八道了。”季长轩听了钟离悦的话后,走上去禁锢钟离悦,挑着钟离悦的下巴,往钟离悦的脸上吹了一口气。

    钟离悦很讨厌别人乱碰她,拿出藏在手袖的匕首,砍季长轩为的是让季长轩离自己远点。

    季长轩没有躲开,活生生的挨了钟离悦一刀,那刀十分锋利,钟离悦一下子就见血了。

    钟离悦即使讨厌季长轩,但是没有到要弄死了他的领地,钟离悦走过去,看季长轩的伤口伤的严不严重说道“你躲开不行啊!这么笨。”钟离悦说完,拿那把匕首划了自己的一点衣服,往季长轩的伤口处附上,为的就是止血。

    “怎么?不生气了。”季长轩并没有因为钟离悦划伤自己而生气,忽略这些,因为钟离悦拿布附上自己的伤,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季长轩认为这是个好机会,一把抱住钟离悦说道。

    钟离悦不想让季长轩触碰自己,使出浑身力气想摆脱季长轩,可季长轩臭不要脸抱着自己不放开。

    “好了你,放开我好不好,太紧我不能呼吸。”说完还假装咳嗽钟离悦觉得季长轩是男生,自己是女生所以摆脱不掉,既然这样钟离悦想在语言上让季长轩自己放手。

    季长轩一听,以为是自己太用力了,才让钟离悦不能呼吸,他连忙放开紧张的问道“有没有好过一点了。”

    等季长轩一放开自己,钟离悦便使用轻功逃之夭夭。

    季长轩一下子就愣住了,回过神来被钟离悦的小计逗笑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钟离悦太好玩了。

    钟离悦急匆匆的回到房间,靠在木椅子上终于放松了精神,刚刚跟季长轩在一起时精神一直是紧绷的,不敢放松,结果还是被季长轩占便宜了,真是可恶!

    钟离悦在木椅上靠着靠着就睡着了,钟离悦还梦见自己无论走到哪里季长轩就像跟屁虫一样黏在自己身边。

    “世子,世子你醒醒。”大清早的钟离悦就被齐黎摇醒了。

    “怎么了。”钟离悦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张口问道。

    “世子,昨天季王爷被人刺伤了,医生说季王爷不能使用筷子,于是那个季王爷早点没有吃,世子你知道的,大早上不吃早点胃会受伤的,结果那个季王爷又拉肚子又吐的,说不是生子你喂他,他是不会吃的。”齐黎着急的说道。

    钟离悦一听被吓的惊起来了,靠,这个季长轩是不是喜欢死皮赖脸的,真是个烦人精,钟离悦说道“齐黎你去弄点东西给季长轩那个不要脸的吃,就说那东西是我亲手做的,他不吃那我永远不会理他的。”钟离悦说完,一把把被单遮住自己。

    齐黎听到钟离悦的话后立马去做。

    “哦,他真是这么说。”季长轩拿着钟离悦假装送给自己的早餐问齐黎,齐黎点点头说是。

    季长轩其实知道这个东西不是钟离悦做的,以他对钟离悦的了解,钟离悦才不会这么早起床的,不过这早点是钟离悦送过来的,自己欣然接受。

    “早点我会吃的,你回去和钟离言(悦)说她的事我不会放手的。”季长轩说完便让暗琴把齐黎请出去,说难听点就是把齐黎扔出去。
󰃡
󰆣